咱们的金兵不是已经在这了吗!是吧

时间:2020-06-05 11:49 点击:187
两人迅速走到战俘们聚集的地方。这时战俘都知道了金兵被赶出城的事,都挺着急的,见莫启哲到了,立刻围上来让他给大家出主意。“兄弟们,这时候一定要镇定,千万别慌。玉哥,你找些机灵的兄弟出去装成宋人,一边打探消息,一边找些马和粮食来。大家放心,就算金兵进不了城,我也能保大家平安,相信我没错的!”莫启哲拍胸脯保证。战俘们听他这么说,竟然不怕了,纷纷拿起刀枪在园子的四周警卫,他们对启哲大哥的这种盲目信任,让莫启哲自己都感动。世无常事,完颜宗翰被打出汴梁,却让莫启哲走出了军事生涯的第一步。完颜宗翰一瘸一拐地在大帐中发着脾气,他自从少年参军起,向来百战百胜从没打过败仗,今天竟被一群老百姓打得受伤不说,进城的两万精兵竟死得一个不剩,这真是生平的奇耻大辱。他一想到东路军元帅完颜宗望的那张臭脸气就不打一处来。完颜宗望那个家伙一定是故意在路上磨磨蹭蹭,想让自己先攻城,好趁机削弱自己的力量,也怪自己太小瞧了宋国的百姓,结果吃了这么大一个亏。他越想越生气,大声冲帐外喊道:“来人哪,去找军师来。”不一会儿,军师来了,这人面白无须,却长着个蒜头鼻子。“哈迷蚩,你快来给本帅想个好主意,这些该死的宋人胆敢抵抗我金国天兵,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才是。”完颜宗翰对那军师大声说道。这个叫哈迷蚩的军师满肚子坏水,是完颜宗翰的智囊。他皱了皱蒜头鼻,对完颜宗翰说:“大帅,我有一计可破汴梁,不过对城池的破坏很大,所以战利品不会很多,我怕朝中会有人反对。”完颜宗翰立即大包大揽地说:“不怕不怕,这里我说了算,等拿下了汴梁再报朝廷不迟,那时他们反对也来不及了,只要能让宋人知道本帅的厉害,什么办法都可以。”哈迷蚩说道:“这个方法其实很简单,古人曾经用过。”。“是吗?说来听听。”一听古人用过,完颜宗翰大感兴趣,既然有人用过那便说明管用,只要管用就是好办法。“战国末年,秦大将王贲灭魏,曾引黄河水灌魏都大梁,魏国正是因此而灭亡,那大梁城正是现今的汴梁。”哈迷蚩笑道。完颜宗翰亦哈哈大笑,道:“很好,就用此计。”此计一用,不但汴梁危矣,城内的莫启哲更危矣,莫启哲没死,哈迷蚩的鼻子便危矣!当然,这时候的哈迷蚩自己是不知道的!事不宜迟,第二天一早,完颜宗翰便集合金兵大队,十几万人兴冲冲地跑向了黄河岸边。一路上完颜宗翰大赞哈迷蚩乃当今诸葛亮,是大金国第一聪明人。谁知到了黄河岸边,哈迷蚩这个大金诸葛亮立即又变成了猪头三,被完颜宗翰跳脚大骂。原来,他们到了黄河才想起来,此时正值冬季,黄河河水已然结冻,冬天河水流量不足,有些河段甚至露出了干涸的河床。皇家园林中的池塘因有机关设置,所以才不会上冻,这黄河又无机关,大冬天的它不冻冰,还跟你客气什么?哈迷蚩自作聪明地以为熟读兵法便可战无不胜,却不知兵法当活学活用。秦时王贲引黄河水灌魏都大梁那是在春季,因前一年魏国大雪,所以开春黄河河水暴涨方有灌城一计,可现今时值冬季,就算金兵挖开了河堤也无水可引,难道让完颜宗翰升起堆火来化冰为水嘛!完颜宗翰破口大骂道:“哈迷蚩你这个猪脑袋,冬天河水要结冻的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哈迷蚩心下不服,暗道:“我当然知道,只是一时没想起来而已。你还有脸骂我,难道你就想起来了!刚才还夸我是诸葛亮,这会却骂我是猪脑袋,我是猪脑袋,你便是狗脑袋,咱们难兄难弟,大哥别说二哥。”这时金兵们才知道大家跑到河边来竟是要决堤灌城,军师这计大妙,简直是妙不可言,当真不可言,只是难度太大无法实现。金兵们互相传告,闻者无不捧腹大笑,不多时,河岸上笑声一片,最后连完颜宗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十几万人里只有一人不笑,那便乃大金诸葛亮哈迷蚩是也。哈迷蚩满面尴尬,心中大恨:“完颜宗翰你这个吃屎小儿,和你老爹撒改一样的混蛋,竟敢当众辱我!哼,我看你能威风到几时,等都元帅完颜宗望到来,我有你好受的。”完颜宗翰的父亲撒改也曾骂过哈迷蚩是不学无术,学了还是无术,是以今日哈迷蚩把他们父子俩一并恨上了。完颜宗翰却不知他的军师正想着给自己下拌,只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有些无趣而已。十几万金兵欢笑着回到了金营。完颜宗翰立即又要哈迷蚩给他再出个主意,哈迷蚩这次可不敢照搬兵法了。他想了想对完颜宗翰说:“大帅,不如我们暂时按兵不动,待东路军到时再做打算。毕竟完颜宗望是都元帅,由他来主持作战更加稳妥。”完颜宗翰大摇其头,他与完颜宗望不合,金国上下人尽皆知。半年前完颜宗翰率领西路军攻宋,只因在太原受阻未能与东路军在汴梁城下汇合,所以导致东路军孤军作战,在宋国勤王之师的围攻下草草收兵。当时的都元帅是完颜杲,乃自家长辈当然不会把责任推到他身上。可即使如此,完颜宗望也在朝中大进谗言,诬陷自己与宋暗通,要不是父亲撒改乃当朝权相,恐怕此时自己已身陷牢中。这次的都元帅可不是自家长辈了,而是完颜宗望这个死对头。西路军在汴梁城内损兵折将达二万余人,大金开国以来从未有此一败,如自己不能在完颜宗望到来之前攻破汴梁,那时这位都元帅必会落井下石,他恨自己父子入骨,不但自己性命不保,恐怕还要连累父亲。完颜宗翰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不行,咱们西路军没攻下汴梁却死了这么多人,如果等东路军到来,大军合围必会攻下,那便会让人错以为西路军没有东路军厉害。哈迷蚩,你是西路军军师,当为咱们的名声着想啊。”哈迷蚩点了点头,把私人恩怨暂时放到一边,道:“大帅,既然强攻不成,便当使计。咱们可以假意与宋国谈和,让他们的皇帝亲来,到时扣押了他,不怕宋国不投降。”“让皇帝亲来,这不大可能吧?”完颜宗翰可不信宋徵宗那胆小鬼敢来。哈迷蚩道:“大帅你忘了,宋国有两个皇帝,大的不来小的总行吧!徽宗不来必会让钦宗前来,他当初为什么要让出皇位,不就是想让儿子替他挡住咱们大金吗?”“嗯,不错,确实如此。那好,就用此计。”完颜宗翰点头答应,随即派出了使者。汴梁皇宫中。徽宗和钦宗两个皇帝得知金国肯议和,都是大喜若狂,不过在看到议和的条件是要让皇帝亲去谈判,又是愁上眉稍,他们两个谁也不敢去。在龙椅上扭了扭肥胖的身子,徽宗皇帝问太师张邦昌道:“太师,为什么金兵非要联亲去议和?”张邦昌跪下答道:“回禀皇上,因为上次金人起兵进犯时,皇上曾许给金人太原三镇,金人这才北撤。可太原三镇的百姓不肯接受金人的管治,这才有金人的二次南下。现在金人认为是咱们宋人狡猾,不讲信用,所以这次坚决不肯和臣等议和,非要皇上亲去不可,他们认为皇上金口玉言,一定不会反悔。”徽宗皇帝听完气道:“都是这些无知百姓连累了联,让金人以为咱们大宋尽是些不守信约之人。现在金人要联亲去谈和,这可如何是好?”张邦昌看了一眼旁边的钦宗皇帝,低头说道:“皇上,金人只说要皇帝亲去,并未说明是让哪位皇帝亲去。”钦宗皇帝一听,心中大骂:“张邦昌你这个马屁精,只知拍父皇的马屁,你这话一说,不等于让我去吗!”果然,听了这话徽宗皇帝转过头来看着他的儿子,道:“桓儿,这次看来要你走一趟了。”钦宗皇帝脸色一绿:“父皇,我……”“孩儿,你知道父皇一向最疼你,我之所以这么早就把皇位让给你,就是想亲眼看到孩儿你能成为一代英主,现在国家有难,桓儿,你可不要辜负了为父的一片苦心啊!”徽宗深怕钦宗不去,赶紧把他的那点苦心拿了出来。钦宗心道:“苦心?你当了这么多年皇帝何曾想传位于我,只不过年初金兵来犯才让位给我,你自己倒跑去了南方,留下我一人在汴梁。如今金兵又来,又要我挡在前面,你是苦心,我是苦命!”他嘴上可不敢这么说,只道:“父皇,要不然把九弟招回来吧,去年就是他到金营议的和,这次也非他莫属。”他口中的九弟就是后来的宋高宗赵构。张邦昌这时插口道:“九王不是皇帝啊!再说,九王现在正在南方筹集粮草,恐怕不能及时赶回。金兵言道五日之内不去议和便要攻城,事态危急,请皇上早下决断。”“对啊,桓儿,这次你就辛苦一趟吧!”徽宗几乎用哀求的口气对钦宗说道。钦宗无奈只好点头,舍己救父成全老爹的一片苦心。张邦昌见他同意了,便道:“议和定在五日之后,请皇上提早做好准备。”说完告退离开了皇宫。钦宗看了看自己的老爸,心道:“你传位给我让我挡金兵,那我传位给谁呀?我的儿子还小,唉,九弟要是在就好了,我就传位给他,让他替我挡金兵。”徽宗和钦宗两个皇帝在宫中盼着五天永远别过完,可汴梁城内却有一人度日如年,希望日子过得快点, 天津11选5中奖查询他当然就是莫启哲啦。皇家园林里奇珍异兽虽多, 天津11选5官网可也架不住四千人吃, 天津11只两天功夫, 山西11选5不但神鸟神兽们被吃了个精光,连喂它们的粮食也被战俘们吃光了。莫启哲不断派出“敢死队”出外寻粮找马。汴梁城内乱成一片,无主战马大街上倒是不少,可大街上却不长粮食,战俘们又不敢进室抢掠,怕引来宋兵,只好忍饥挨饿,好在饿上三两天也死不了。莫启哲见战俘们几天功夫竟弄来了一千多匹战马,大赞耶律玉哥能干。这些马可都是宝贝啊,必要时可以骑着它们逃命,更妙的是它们不费干粮只费干草。莫启哲每天都练习骑马和射箭,他以前给训马师当过助理,所以对骑马还算熟悉,可射箭就不行了,准头太差,弓弦一拉箭便不知跑到哪儿去了,好在战俘们都在为生存担忧,也没人来笑他。这一日,战俘们抓住了几个来园子里趁火打劫的小毛贼,送到莫启哲跟前。莫启哲看了看这几个浑身发抖的家伙,问道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到皇家园林来浑水摸鱼,不怕掉脑袋吗?”这几个小毛贼吓得呆了,他们可没想到这皇家园林里竟藏着大批金国士兵。一个胆子稍稍大些的小贼回答莫启哲:“将……将军大人,我们可都是强盗不是小贼,再说我们也是大金国人。”“强盗?你们?哈哈哈!”莫启哲感到好笑,这小子还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,就他这德性也就是个小地痞。可后一句话却让他笑不出了,问道:“你们也是金国人,这话怎么说?”“将军您想,今日大宋的皇帝就要去金营议和了,他这一去就别想回来了,那大宋不就亡国了吗!等金兵一进城,咱们这些大宋人不就也成了大金国人了吗!”“什么等金兵进城,咱们的金兵不是已经在这了吗!是吧,将军大人。”一个小贼讨好地对莫启哲说。原来是几个小卖国贼,莫启哲皱了皱眉头道:“你们说的议和是怎么回事?”“将军大人您还不知道啊?那您听我说……”几个小贼抢着把早已街知巷闻的议和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,把钦宗皇帝说得必死无疑。莫启哲听后大吃一惊,这钦宗皇帝是真傻还是装傻,这明明是完颜宗翰的圈套,他也去钻,宋朝文武百官都是白痴吗?竟让自己的皇帝冒这么大的险!他将信将疑地招手叫来了耶律玉哥,吩咐他派人出去打探,证实这个消息。莫启哲看了看这几个小贼,道:“既然大家都快是一家人了,那我也不好为难你们。不过为了验证一下你们是否对大金忠心,我先给你们一人一刀,砍脖子好了,那里比较好砍。如果砍不死你们,就代表你们是忠心的,要是砍死了,那就证明你们不是忠心的了!”几个小贼大声求饶,砍脖子还有个砍不死的!战俘们一听要砍他们的脖子,就明白了启哲大哥是什么意思,那还客气什么,连踢带打地把这几个小贼拉出去料理了。莫启哲背着双手向小院走去,考虑着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香宁公主,钦宗再怎么无能也是她哥哥啊!莫启哲走进小院,先冲屋里喊了声:“娘子,相公我回来了。”这些日子他在香宁公主面前自居相公,香宁公主无奈只好随他乱叫,反正也不是真的。虽然莫启哲和众战俘一样忍饥挨饿,可他倒是一顿也没亏待了香宁公主,丝毫也没着委屈她。香宁公主心知肚明,但道谢的话却总也说不出口。莫启哲进屋坐下,道:“娘子,给为夫倒杯茶来。”“你再胡说八道,我可真生气了。”香宁公主嗔道。“是吗?你要真生气啦!那么说你以前都是假生气了?”莫启哲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话柄。香宁公主恨恨地道:“你……我一定要告诉父皇,把你给杀了!”。“告诉你父皇?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,哪有功夫管你。等金兵大队进城我杀他还差不多。”莫启哲悻悻地说,琢磨着还是应该把议和的事告诉她,反正也瞒不住,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也好,免得到时候她老爸哥哥一起被完颜宗翰抓走,她受不了刺激再寻死觅活,那还不得折腾死自己。经过几天的相处,香宁公主发现莫启哲好象也没那么讨厌,虽然整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,可一遇到事却敢担责任,比她的父皇哥哥都有男子汉气慨,自己被他亲也亲了抱也抱了,如不能杀他灭口,看来也只能嫁他了。莫启哲见香宁公主嘴角含笑,忍不住问道:“你想什么呢?咋不说话?”“我在想怎么才能把你杀了灭口,免得你出去乱说我的事。”香宁公主眯着大眼,斜视莫启哲。莫启哲学她的样子也把眼睛眯了起来,道:“我死后可就是鬼了,你想想……”香宁公主“啊”的叫了一声:“别说了,别说了!你明知我最怕鬼的。”莫启哲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看着满室的荣华,长叹了一声,这里很快就不姓赵了。香宁公主见他收起了顽皮之色,好象有话要说,便静静地等着。“我听说你哥哥今天要去金营议和,完颜宗翰非要皇帝亲去,要不然就再次攻城,你哥哥已经答应了。”莫启哲慢慢地说,怕香宁公主受不了。“你说什么?真的假的?你是跟我开玩笑的是不是?你怎么老开玩笑!”香宁公主一听登时急了。莫启哲正容说道:“没有,这次没有。公主,你要知道我是从不拿正经事开玩笑的。”“他这一去肯定是回不来了,金人明明是用计,他怎么就信了!”香宁公主说到这里眼眶湿润了,赵桓平日待她甚好。“我怎么知道?依我看你们朝中那些大臣都是笨蛋,陕西11选5也不劝劝他。”莫启哲也认为这事太过蹊跷,难道一朝的大臣脑袋都透逗了?“启……启哲大哥,你一定有办法的,是不是?快想个办法出来救救我哥哥。”香宁公主红着脸软语相求,她对莫启哲从来就没好言好语过,这时为了救赵桓竟学着耶律玉哥的口气叫他为“启哲大哥”。莫启哲大乐,见香宁公主向自己屈服,不禁甚是得意,道:“你叫我什么?我没听清,你再叫一声。”“你……”香宁公主听他耍无赖,心下气苦,可现下又无人可求,只好妥协道:“我叫你启哲大哥,这回听清楚了吧!你这个混……混……哼!”“咦,原来你叫我启哲大哥呀!好吧,香宁小妹妹,你要大哥做什么啊?”难得香宁公主对自己低头,这口头便宜定要大占特占。“我要你想个办法去救我哥哥。”香宁公主硬着头皮求他,看莫启哲现在被困在园子里就知道他也是自身难保,就算他答应了也不见得能做得到。莫启哲摇头道:“那我可没办法,我又不是大宋的官员,怎么去劝他?”香宁公主道:“我没让你去劝他,我是说我哥哥要是真的进了金营,你带兵把他救出来。”“啊?开什么玩笑!我哪有那本事!你也太瞧得起我了吧!”莫启哲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不相信香宁公主会出这种馊主意。“你不是说你有四千精兵吗!还是什么从太原一直打到汴梁来的将军,你这么有本事一定能救他出来的。”香宁公主气乎乎地把莫启哲以前吹牛说的话都抖了出来。“这个……”莫启哲登感尴尬,这女孩儿竟然掀他老底,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。“启哲大哥,启哲大哥!”这次可不是香宁公主叫他,而是耶律玉哥的原装声音。莫启哲顿觉耶律玉哥从没这么可爱过,在这关键时刻救自己出苦海。他急忙大步走出小屋,逃离香宁公主的逼问。“启哲大哥。”见莫启哲出来,耶律玉哥连忙迎上,道:“打探消息的兄弟回来了,今天确实是金宋议和,由钦宗亲去,议和队伍在皇宫里等待吉时一到就出发。”“原来是真的!还吉时呢,不管有多吉,钦宗这回也要玩儿完。”莫启哲摇头说道。这种笨蛋皇帝死就死了吧,活在世上只是浪费粮食,怕就怕香宁公主又要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,自己看来又有的忙了。“兄弟们还说,宋国的大臣都在家里庆祝,不知在庆祝什么?”耶律玉哥不解地说,皇帝都快被抓了还有啥高兴的。耶律玉哥不懂,莫启哲可立即明白了,他刚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宋朝的大臣不劝阻钦宗前去议和,原来这些家伙早做好了牺牲钦宗一个换大家活命的打算,还真是忠心耿耿啊!莫启哲突然想到,刚才香宁公主要自己救她哥哥时出了个馊主意,是让自己去金营里救人而不是去劝钦宗不要去,这说明女孩儿已然明白钦宗是非去不可的,朝中不会有人相劝。这女孩儿一下子就能看到事情的结果,她的头脑可比自己厉害多了,佩服佩服。“玉哥,你……”莫启哲发现耶律玉哥瞪大了双眼盯着自己身后,便知不妙,一回头,果然见香宁公主站在院门口听他们说话。香宁公主这几天一直躲在小院里没出来,莫启哲又不允许战俘们进去,耶律玉哥自然没见过她。香宁公主担心哥哥的安危,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,便跑到门口听他们说话,结果被耶律玉哥看到了。莫启哲见耶律玉哥张大了嘴合不拢,失魂落魄看着香宁公主,心中大为不快,刚要出声斥责,香宁公主却先开口了,“启哲,我有话要对你说,你进来一下。”莫启哲点点头,对耶律玉哥道:“玉哥,这里没你的事了,你去忙吧。”耶律玉哥动也没动,他被香宁公主的绝世容光所镇慑,愣是没听到莫启哲说话。莫启哲大怒,这家伙竟敢这样瞧自己的心肝宝贝,简直是欠修理,他狠狠地给了耶律玉哥的脑袋一巴掌,喝道:“我跟你说话呢,听到没有?”“啊?启哲大哥你说什么?”耶律玉哥头上挨了一记这才清醒过来,嘴上和莫启哲说话,眼睛还盯着香宁公主看。莫启哲恶狠狠地道:“我说,这没你的事了,你可以走了。臭小子,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!”“是是,我这就走。”耶律玉哥嘴上答应着,脚可没动地方。香宁公主见耶律玉哥傻乎乎的样子,虽心中不快可也忍不住一笑,这一笑登时百媚横生,别说耶律玉哥魂飞天外,就连莫启哲也受不了了。莫启哲快步走进院子,回手关上大门,留下耶律玉哥一个人发呆。“乖乖的,幸亏你没去守城,要不然只要你冲城下一笑,十几万金兵保准个个发呆不动,到时宋兵乱箭齐下,完颜宗翰死无葬身之地矣!”莫启哲酸溜溜地说。香宁公主一声不出,泪水却顺着脸颊滑下,莫启哲以为自己又惹她不高兴,急忙道歉。“我哥哥这就去了吗?他,他……”香宁公主想起赵桓平时对自己的爱护,心下不禁凄然。“还没去呢,我听玉哥说刚出皇宫。”莫启哲想把她抱到怀中安慰,手伸了出去却不敢抱,怕她又哭。香宁公主看到他的手势,知他不敢,脸上露出一丝嫣红,轻轻把身子靠了过来。莫启哲立时受宠若惊,全身麻木,双手不知所措,只能小心翼翼地放在香宁公主的肩上。“启哲大哥,你去救我哥哥吧。在我哥哥到金营之前把他截住,只要他不到金营,便不会议和。我大宋有雄兵百万,依城一战,未必就会亡国。”香宁公主轻声的说出她一厢情愿的想法。莫启哲摇了摇头,他要是出生在这个朝代,也可能会有这种想法,可他却是从现代来的,对北宋亡于金国心知肚明,既知结果,当然不愿为北宋这个失败者卖命。香宁公主见他摇头,明白他不愿意去,便又道:“你的心意我明白,你对我好,我很感谢。今天我就将终身许给你,等太平了,让我哥哥给咱们主婚好不好?”莫启哲听到香宁公主许婚,一时心晃神摇,喜欢得想要大叫大跳,又想跪下感谢老天爷的恩赐,连声应道:“好好好,等太平了,就让你哥哥给咱们主婚!”“可我哥哥现在要去金营了呀!你不去救他他必死无疑,到时就没人给咱们主婚了,那你便做不成驸马了呀!”香宁公主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莫启哲。莫启哲一呆,暗叫:“上当,中了她的美人计!”想告诉香宁公主他是决不会去救钦宗的,他既不是宋人又不是金人,实在不想卷入这两国的战争中去,可又舍不得这即将到手的温柔。香宁公主见他还不答应,脸色一沉,收起了妩媚之态。“怎么?你不是很想娶我吗?整日娘子娘子的叫个不停,现在我已答允,你又畏首畏尾,难道你一直是在戏耍我吗?”“不是不是,我对你确是真心,哪会戏耍你!我只不过不想做亡国之君的陪葬而已。”莫启哲解释得太快,一着急竟忘了这句话对美女的哥哥大是不敬。香宁公主闻言狠狠地推了莫启哲一把,离开他的怀抱,怒道:“我大宋绝不会亡国的,我哥哥也绝不会是亡国之君!”莫启哲对北宋的灭亡来自对历史的了解,可无论他怎么说,香宁公主也不会信的,他索性闭上了嘴不说话。香宁公主情知他定不会去相救哥哥,心中绝望,说话便再不留情面,“你口口声声说我大宋会亡国,说我哥哥是亡国之君,你认为大宋人都是贪生怕死之辈是不是!好,那我问你,你呢!你不也怕死嘛!要不然躲在这里干嘛!出去跟宋兵决战啊!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想嫁给你,你也不问问自己,你配吗!你这个胆小鬼,懦夫!”香宁公主双手紧紧抓住衣襟,对莫启哲破口大骂。莫启哲被骂得面红耳赤,望着香宁公主鄙视的眼神,胸中一股怒气突然爆发了出来,让自己的女人这么瞧不起,我还叫个爷们儿吗?“你别骂了,我去便是!”莫启哲怒道。香宁公主听他答应了,不由得一愣,这人怎么又突然不怕死了!“我管不了你大宋亡不亡国,但只要我在,我保你哥哥不死。”莫启哲知道钦宗是被俘虏到金国去的,而不是被立即砍头,所以他便这样保证,因为只要钦宗不死,就算他达到承诺了。香宁公主平静了下来,轻声道:“好,我等你回来。”莫启哲苦笑了一下,两人不再说话,默默地望着对方。一声叹息后,莫启哲决然地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,不再回头。望着他的背影,香宁公主跌坐在地上,不知这样逼他到底该是不该。到了门外,莫启哲发现耶律玉哥竟还在院门口傻站着。上去踢了他一脚,道:“还站在这干嘛?傻啦!”“大哥,我刚才做了个梦,梦到了仙女,她还冲我笑。”耶律玉哥抓住莫启哲的手臂,兴高采烈地说道。“那你接着做梦吧,我要走了。”莫启哲甩开他的手,向园子的前部走去。“大哥你干嘛去?”耶律玉哥慌忙追上。“去死!”“啊……”莫启哲来到前园,看着坐在地上的四千战俘军大声说道:“大家都起来,我有话说。”战俘们懒洋洋地围了过来,这几天每天都吃不饱,莫启哲又不许杀马,他们只好饥一顿渴一顿地苦熬,盼着这样的日子早点过去。莫启哲想了想,要说服这些战俘和自己去救钦宗皇帝可不容易。他为了香宁公主肯去冒险,这些战俘们可不会了,得想个好办法。要想让人跟随自己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跟随自己大有好处,一种是不跟随自己大有坏处。平时有一种就好使,现在是非常时刻,两种方法当一起使用。莫启哲对慢慢围过来的战俘们说道:“兄弟们,我刚刚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。”战俘们一听又有不好的消息,一个个都露出了惊慌的神色,心惊胆战地看着莫启哲。莫启哲道:“这个消息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,金国的完颜宗翰要和宋国的钦宗皇帝议和了。”“这是好事啊,金兵一占领汴梁,咱们不就得救了吗?”战俘们纷纷说道。“这怎么能是好事呢?兄弟们,你们想想,这一议和,金兵还能进汴梁吗?如果钦宗肯把汴梁让出来的话,那还用议和吗?那叫亡国!”莫启哲语不惊人死不休。耶律玉哥在一边随声附和:“是啊,这一议和,就算是要划河而治,这汴梁也被钦宗保住了啊!”“可咱们还在汴梁城里,完颜宗翰是不会把咱们这些战俘算进议和条件里的,他根本不会管咱们的死活,所以议和等于把咱们推到宋人手里,等于把咱们往死路上逼。”莫启哲满脸的悲愤,好象他已经被宋兵抓住了一样。战俘们一听也都大声嚷嚷,说完颜宗翰出卖了他们。“兄弟们,现下唯一的方法便是咱们去阻止议和,抓住宋朝的皇帝,用他来做人质逃出汴梁,到那时天高任鸟飞,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过日子,你们说行不行?”他这话其实大有毛病,就算他们抓住了钦宗逃出汴梁,可外面全是金兵,天再高他们这群鸟也飞不到哪里去。战俘们大都心情激动没听出来他这主意馊不可闻,只有几个老成的战俘觉得有点不大对头,可身边的人都在大喊:“一切听启哲大哥的!”,他们几个也不能力挽狂澜。“我这就要去大宋的皇宫去抓皇帝了,你们谁愿随我同去?兄弟们,留在这里可是死路一条啊!”莫启哲再一次“提醒”大家。战俘们齐声高呼:“一起去,一起去!抓住宋国狗皇帝!”“好,那还等什么,大家这就上马吧,没马的兄弟快点跑,跟上我。”莫启哲立即给耶律玉哥使了个眼色,让他去牵马。这事可得快点,要是等战俘们回过味来,可就轮到自己去单挑宋兵了。战俘们纷纷上马,倾巢而出,向皇宫方向扑去。到了大街上,街头上无人,莫启哲松了口气。原来宋国的百姓痛恨朝廷议和投降,全都关门关窗,不去看议和的队伍。现代有罢工,古代有罢街。这倒方便了莫启哲的军队,他们在大街上毫无阻挡的急奔。跑了一段路,抓住了几个没参加罢街的宋民才得知钦宗的议和队伍已经出了皇宫。于是,莫启哲调转马头,带着战俘军向城门方向追去。总的来说,钦宗比他老子徽宗要负责一点,徽宗是纯粹的怕死,对国家的安危漠不关心,钦宗虽然在怕死方面比他老子强不了多少,但他总还记得自己是一国之君,在紧要关头还是要担当一些的,要不然他也不会冒险去金营议和。钦宗带了八百禁卫军从皇宫出发,他本想多带些人保护自己,可是完颜宗翰说了,只许他带八百人,再多就不议和了,接着开打。无奈,钦宗只能带了这不到一千人的队伍去金营。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大街,叹了口气,老百姓对朝廷不满啊!八百禁卫军走到了城门口,关了好几天的汴梁城门在吱吱呀呀声中打开了。就在这支议和队伍要出城的时候,后面马蹄声响,禁卫军都感到诧异,纷纷回头观看,只见一支骑兵部队风驰电挚地冲来,后面还跟着大批的步兵。“是金兵!是金兵!天哪,金兵来了!”不知是谁大喊出口,钦宗大吃一惊,这城中怎么会有金兵?是手下人看错了吧。钦宗举目望去,没错,确实是金兵,而且人数远远多过自己的禁卫军!莫启哲心急火燎地策马狂奔,深怕追不上钦宗皇帝。远远地,他看到了钦宗的队伍正要出城,心可松了口气,还好及时赶上了。战俘军也看到了钦宗皇帝,大声欢呼,“肉票”就在眼前,绑架成功了一半。在禁卫军的耳中战俘军的欢呼根本就是群魔乱吼,猛然间看到这么多金兵来攻,他们一时都不知该如何反应,手足无措地看着钦宗,如果开打,那还议不议和?钦宗强装镇定,打算先问问怎么回事,先礼后兵嘛,大宋可是礼义之邦。战俘军可没打算先礼后兵,他们一与禁卫军接触立即大开杀戒,切菜砍瓜一样,把几十个禁卫军砍倒。禁卫军登时大乱,抽出兵器进行还击,他们人数虽少,但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武士,慌乱只是片刻之事,见这队金兵来势汹汹,他们立即结阵,抵住战俘军的冲锋。

  近日,华为自动驾驶操作系统内核(含虚拟化机制)成功获得业界Safety领域最高等级功能安全认证(ISO 26262 ASIL-D),成为我国首个获得ASIL-D认证的操作系统内核,此外华为的自动驾驶操作系统还获得过Security领域高等级信息安全认证(CC EAL 5 ),成为业界首个获得Security & Safety双高认证的商用OS内核。

  原标题:谁逼疯了快递小哥 

每个男人的体格都不一样。功能强而弱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体的所有器官都会慢慢衰退。当身体不健康时,它会通过能力来表达。我们可以适度的锻炼来保持良好的能力。

,,辽宁快乐12走势图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ankangkeji.com/47pe3o8/26036.html
tag:咱们,的,金兵,不是,已经,在这,了,吗,是吧,

发表评论 (187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陕西11选5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